相关文章

上海提篮桥:犹太人的“诺亚方舟”

来源网址:

  珍贵友谊:同吃年夜饭

  在那些艰苦的战争岁月里,居住在虹口提篮桥区域内的犹太人和当地的中国居民友好相处,患难与共,谱写了上海人民和犹太人之间的友谊篇章。

  在虹口的犹太难民,少数住收容所,多数与居住在提篮桥的中国居民杂处。

  现居住在澳大利亚悉尼的布兰德女士回忆当时在虹口和周围邻居相处的日子“也许是因为年纪小吧,当时我并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有多么艰苦。而且在和上海人相处的过程中,也从来没有任何的不快”,并且让布兰德女士不能忘怀的是,有一年春节,友好的中国邻居邀请他们全家吃年夜饭,让身处异国他乡的布兰德一家感受到阵阵暖意。

  另一方面,上海的犹太人也给了中国的民族民主革命和抗日战争以有力的支持,除了著名的莫理斯·“双枪”·科恩后来成为孙中山先生的保镖和贴身护卫,还有汉斯·希伯,一位来自德国的作家兼记者,成为第一个投身中国抗日战争的犹太人。一九三九年,希伯离开上海参加新四军。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三十日,珍珠港事件爆发后不久,他在山东沂南县与日军的战斗中牺牲。在其牺牲地,中国人民建了一座纪念碑以怀念他。此外还有,一九三九年,以犹太难民身份从奥地利来上海的罗生特,一九四一年四月越过日军封锁线,参加了新四军,在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中服务,并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担任了军队医务工作的负责人,工作长达十年,直至担任解放军纵队卫生部长,是中共领导的军队中外籍人士担任的最高职务。

  在犹太艺术家中间,当时已经闻名欧洲的音乐家威登堡逃到上海后,先后居住在华德路、东熙华德路(即现在的长阳路、东长治路)一带,以教授学生为业,培养了中国一批乐坛优秀人才,中国音乐家谭抒真、黄贻钧、陈传熙等也都是他的弟子。当战争结束,大批犹太难民离开上海时,威登堡依然不愿离开上海,继续在上海音乐学院担任教授,直至一九五二年病逝。维也纳交响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格林柏格当年来到上海时只有五岁,一九四九年他返回欧洲时已经十五岁了。在许多年之后格林柏格回到上海探访摩西会堂,他用上海话向他的上海老乡们打招呼,并熟门熟路地走进当年自己的居所。许多曾居住在上海的犹太人后来回忆说:“在中国待的近十年时间里我们从没感觉到上海人对我们的敌意。”另据犹太人克拉斯诺回忆:“当时上海老百姓也很穷,却使我们处处感受到了友善和宽容。”

  据《虹口区志》中记载,一九四四年七月十七日中午,美机轰炸提篮桥一带日军通讯设施,炸弹波及相邻的难民隔离区。顿时,房屋大片倒塌,还引发了多处火灾,许多居民被埋在瓦砾堆中。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中国人和犹太人表现出团结互助,相濡以沫的精神。中国居民冲进火场,在瓦砾上抢救伤员,还把帆布床、垫子、水桶送到主要由犹太医护人员组成的急救站去。犹太籍医生不论伤员民族、贫富一律给予紧急救护。犹太难民把家里仅有的台布、床单撕开送急救站做绷带,还迅速组织一支护卫队,防止有人趁火打劫。在虹口出生、现居美国旧金山的目击者瑞娜·克拉斯诺回忆她父亲当时的感想:“你知道虹口的中国人是多么贫穷,但他们仍拿了食物甚至还有钱到急救站去,他们对受到(犹太医生)不分种族的医疗救护充满感激之情。”“真好啊!希特勒没能摧毁犹太人的精神,几个世纪的压制也扼杀不了中国人天生的美德。”